13岁女孩留下心痛遗言:“爸爸妈妈,我滚了”/江水寒

婚姻与家庭·性情读本 / 2018年06月30日 17:49
一旁的妈妈自责地说,女儿两岁时,她便和欣欣爸爸离婚,回江西老...13岁女孩、21楼、7页遗书,这是段琳用生命给世人留下的一串触目惊心的数字。到底是什么让一个花季女孩奔赴死亡,是教育的痛,还是家庭的伤?2017年12

时尚

一旁的妈妈自责地说,女儿两岁时,她便和欣欣爸爸离婚,回江西老...

13岁女孩、21楼、7页遗书,这是段琳用生命给世人留下的一串触目惊心的数字。到底是什么让一个花季女孩奔赴死亡,是教育的痛,还是家庭的伤?

2017年12月24日平安夜,吴淑芬走在街头,看见一家商店橱窗里挂着一双漂亮的轮滑鞋,突然泪流满面。曾经,女儿段琳和她撒娇,想要一双轮滑鞋作为圣诞礼物,她没舍得买;等她想买的时候,那个她用生命爱着的孩子,却不在了……

人情翻覆似波澜,全职太太遭夫背叛

2014年3月2日夜里,吴淑芬在丈夫段家德的手机里发现一条:“你什么时候离婚?我们的孩子快要出生了!”她顿时感到后背发凉,叫醒沉睡的丈夫质问。没想到,段家德冷漠地说:“我的情人怀孕了,你既然知道了,那我们离婚吧。”犹如晴天霹雳,吴淑芬又惊又怒,拉着段家德嘶吼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我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!”段家德冷笑:“你付出什么了?你干的不就是保姆的活儿吗?她比你强多了!”段家德打开门扬长而去,吴淑芬瘫坐在地上泪如雨下。

吴淑芬是成都市人,原本和丈夫段家德在成都一家国营企业上班,吴淑芬是会计,段家德是中层干部。女儿段琳出生后,吴淑芬想辞职带孩子,但是段家德却把婆婆从农村接了过来。老人文化水平不高,只负责把孩子喂饱。为了避免孩子生病落埋怨,她甚至很少带孩子出门。吴淑芬既心痛又无奈。

为了给女儿提供更好的教育环境,2006年10月,段家德跳槽到成都一家跨国公司上班。经过3年的奋斗,他升任公司销售部主管,年薪40万元。

2010年3月,夫妻俩花了50万元在成都买了一套新房。搬家后,段家德对吴淑芬说:“女儿上小学了,每天需要有人接送,辅导她的功课。现在我有能力养家了,不如你辞职在家照顾孩子吧。”

听到丈夫的提议,吴淑芬又喜又忧:喜的是,丈夫上进,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;忧的是,如果辞职做全职太太,一旦丈夫变心怎么办?周末,吴淑芬将自己的纠结告诉闺蜜王敏,王敏“哇”地大叫起來:“你这不是幸福的烦恼吗?做全职太太多好啊!好多女人想做还做不了呢!”随后,吴淑芬发现小区里有不少全职太太,她们穿着时尚,闲暇的时光不是美容健身,就是聊天打牌,幸福都写在脸上。

2010年6月,在丈夫再次劝说下,吴淑芬辞职了。段家德给她一张银行卡,温情脉脉地说:“我会让这张卡一直保持有20万元,你尽管花吧。”吴淑芬感动不已。

成为全职太太后,吴淑芬一下子从紧张忙碌的快节奏过渡到慢生活。她每天精心地做饭、整理房间、辅导女儿功课,为了打发时间,她还学了茶艺。就这样,吴淑芬过着悠闲幸福的日子,直到她发现丈夫有了婚外情。

2013年,在一次生意活动中,段家德认识了刚刚大学毕业的陈可欣。陈可欣年轻漂亮,而且对事业有成的段家德非常崇拜。段家德通过自己的职权,把陈可欣招聘到公司里,两个人日夜厮守,已经发展到同居的地步。而吴淑芬以为丈夫不回家是因为加班、出差,对他的出轨一无所知。

知道丈夫外遇后,吴淑芬悲痛欲绝,她无法容忍段家德对自己的背叛。2014年6月,吴淑芬和段家德协议离婚,吴淑芬争取到女儿的抚养权。在分割家庭财产时,吴淑芬才发现,她对丈夫的经济状况一无所知,他的银行账户上居然只有一万元。段家德声称自己炒股亏了,不仅把积蓄赔光,而且还欠有外债。他把房子补偿给吴淑芬,她卡里的20万元作为女儿的抚养费。虽然知道段家德可能暗中转移财产,但苦于找不到足够的证据,吴淑芬只好接受。

没想到刚办完离婚手续,吴淑芬卡里的钱就被段家德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转走了,只剩下5000元。吴淑芬气得找段家德理论,段家德却理直气壮地说:“价值百万元的房子都给你了,你还亏吗?家里的钱都是我赚的,你有赚过钱吗?别不知足了!”前夫的话句句如针,扎得吴淑芬千疮百孔,她恨前夫的无情,更恨自己当年一时头脑发热做了全职太太,落得今天这个凄惨的下场。

人生无处话凄凉,单亲妈妈艰辛养女

离婚后,吴淑芬决定重返职场。然而,社会的变化太快,5年的全职太太生涯让她失去了竞争优势。这些年,她和以往的同事、朋友渐渐断了往来,也没有什么人脉。当一次次被用人单位拒之门外时,她后悔不已。

2014年9月下旬,吴淑芬终于在一家超市找到一份工作,月薪3600元。就在吴淑芬欣喜不已的时候,女儿段琳的成绩却亮起了红灯,期中考试排到全年级250名,英语只考了82分。婚姻破碎让自己的人生跌入深渊,现在女儿是她人生唯一的希望!这个成绩怎能考上重点初中,上不了重点初中又怎能上重点高中?吴淑芬越想越害怕,她拉着段琳的手哽咽说:“女儿,妈妈这辈子就指望你能有出息了,你不好好学习,妈妈这辈子都没有希望了!”段琳低着头,一个劲儿地替妈妈擦眼泪,连声说对不起。父母离婚对段琳的冲击太大了,这段日子,她精神恍惚,根本无心学习。

第二天,吴淑芬给女儿报了英语、数学培优班,每月培优费共计1000元,再加上母女俩的日常开销,生活顿时捉襟见肘。为了多赚钱,吴淑芬为成都一家鞋厂做鞋花,做一双鞋花赚两毛钱。每天晚上,她都等女儿睡熟后才开始工作,两手扎满了针眼,有时鲜血直流。这么辛苦,一个月才赚800元。

一天晚上,吴淑芬正在忙活着,突然,她的手被一双温热的小手握住了。吴淑芬抬头一看,女儿正泪眼婆娑地望着她。原来,段琳写完作业正准备睡觉,看见妈妈的卧室亮着灯,于是过来看看,没想到妈妈在做鞋花,原本已经结痂的手又开始流血。段琳心疼得失声痛哭:“妈妈,你不要这样辛苦好吗?我不上大学了,初中毕业读职校,这样就能替你分担肩上的担子了……”吴淑芬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她严厉地对女儿说:“以后不准说这样没志气的话!你不仅要上大学,而且必须考上重点大学!知道吗?”段琳没有再说什么。11月考试,段琳的成绩上升了50名,吴淑芬感到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都值了。

然而,还没高兴几天,吴淑芬突然接到培优班老师打来的电话,才知道段琳已经一周没去上课了,而且这个月的培优费也没有交。回到家,她就斥责女儿:“妈妈拼死拼活地挣钱供你上学读书,你却不去培优班,你对得起妈妈吗?”段琳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:“妈妈,我不去上什么培优班,我不要你为了我那么辛苦挣钱!”段琳把要回来的1000元学费塞进妈妈的手里。endprint

女儿的懂事让吴淑芬五味杂陈,她对女儿说:“你不要为妈妈担心,天大的事有妈妈撑着!妈妈婚姻失败,工作也不如意,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。如果你能考上名牌大学,妈妈将来也能在你爸面前扬眉吐气!如果你考不上名牌大学,妈妈的人生就输光了,你懂吗?”段琳流着泪一个劲儿地点头,最后她悲伤地说:“妈妈,您别说了,我去培优班补习还不行吗?”从那之后,段琳再也没有逃过一次课。

2016年8月,段琳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一所重点中学的实验班。吴淑芬很是高兴,带着女儿吃了一顿火锅。她又说又笑地给女儿夹菜,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却没有注意到席间的段琳心事重重。

万事到头都是梦,13岁女孩跳楼自杀

段琳上初中后,吴淑芬给她报了语文、数学、外语3科培优班,每科每月700元。尽管吴淑芬省吃俭用,但仍入不敷出。如山的经济压力让她免疫力低下,2016年12月,她大病一场,住进医院。

刚出院,吴淑芬突然接到前夫段家德打来的电话:“如果你没有能力养孩子,就干脆把女儿的抚养权给我!我们已经离得干干净净,你不要对我再有什么幻想!”

原来,妈妈的艰辛段琳一直看在眼里,偷偷地哭过好多次,她害怕妈妈倒下,自己成了无依无靠的孩子。这次妈妈生病住院,她吓坏了,跑去向爸爸下跪求助:“爸爸,求你帮帮妈妈吧,她快撑不下去了!”哪知段家德拉起段琳,无奈地说:“丫头,是爸爸對不起你,可我现在又有了新的家庭,你还小,长大后你就明白了。”段家德塞给女儿2000元钱,叫她以后不要找他了。段琳伤心地把钱扔在地上,一路哭着回家。没想到,段家德的妻子陈可欣得知段琳上门要钱后,担心吴淑芬想要借着女儿纠缠丈夫,大闹一场。于是,段家德当着妻子的面,打电话警告吴淑芬。

无端受到前夫一番羞辱,吴淑芬简直气炸了!她郑重地对段琳说:“孩子,以后你不准再说没志气的话,也不准再找你爸爸!你要记住,咱们人穷志不短!别担心,妈妈供得起你,咱们还有房子呢!”段琳沉默地点点头。

这次母女长谈后,段琳变得更内向了,也不爱与同学说话。她在日记里写道:“妈妈太苦太累了,看着她渐白的头发、单薄的身影,我多想拥有魔法,让我一夜长大,为妈妈分担肩上的重担;我曾问上天,为何要把我安排在这个破碎的家?为了我,妈妈放弃再婚,一个人熬着苦日子,我真的是她生活的累赘……”

家庭的艰难处境让段琳再也无法安心学习了,上课时,她脑海中常常出现母亲焦灼的面容,晚上常做噩梦,成绩更是直线下降。2017年6月的期末考试,段琳下降了150名,数学只考62分。

吴淑芬认为女儿成绩下降,是培优班的效果不好。她又把女儿送到段琳中学数学老师唐春林兼职的培优机构,特意报名唐老师教的班,一个月补习费2860元。因一时凑不够钱,由唐春林担保,吴淑芬先交了1500元,尾款等领了下月工资再补。

培优班里的学生家庭条件都很优越。当同学们知道段琳连培优费都交不起时,都在她背后议论纷纷。段琳得知后压力倍增,感觉自己抬不起头,更没办法集中精力学习,开始频繁玩儿手机,作业也不用心做了。唐春林对此很不满。

2017年8月5日,由于段琳连一道简单的应用题都不会做,唐春林很是生气,当着所有同学的面严厉地批评了她:“你不用心学习干脆就不要来了,省得你妈妈为培优费求人!”同学们顿时哄笑了起来,段琳当场失声痛哭。放学后,段琳给妈妈做好晚饭后,自己躲进房间里哭成了泪人。而由于忙着做活儿,吴淑芬没有发现女儿的情绪异常。

第二天一早,吴淑芬出门上班。段琳中午补完课回家,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脑海里翻腾着老师的训斥、同学的嘲笑、爸爸的无情、妈妈的艰辛……突然,她闪过一个念头,要是自己死了,妈妈就解脱了,自己也不用痛苦了。她在遗书中写道:“爸爸妈妈,我滚了。妈妈不用再为我拼命了,爸爸也不用再说我烦你了……唐春林,你可以打我,但不能骂我穷,你知道吗,我妈妈为送我读书,付出了普通家庭无法承受的痛苦和艰辛;我要诏(昭)告世人,你这头被金钱昧了良心的恶魔,把一个花季女孩逼上了绝路……”遗书长达7页。

下午3点半左右,段琳从21楼的家中跳楼自杀,当场死亡。吴淑芬得知噩耗后悲痛欲绝,数度哭昏,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倾注了自己全部心血的女儿怎么忍心弃她而去……段家德更是痛悔不已,是他的不负责任将吴淑芬母女推入绝境。唐春林老师更是因此失去工作。然而,这一切对于段琳来说,都来得太迟了。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endprint

1.生活周刊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生活周刊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生活周刊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生活周刊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生活周刊编辑修改或补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