卤蛋孤儿怨 说说卤蛋孤儿怨

网络 / 2019年01月07日 21:59

新闻

这是一篇不是香评的香评,第一次写难免拙劣。

芦丹氏 孤儿怨(孤女)

Serge Lutens L`orpheline, 2014.

灵感的来源是灰烬。简单到只有焚香和麝香。

看了许多这支香的香评,惊叹于笔者挥洒恣肆的文笔,但一直以为香评这种东西却只能看个文笔而已,不能轻信。香水这种东西切不可盲撸,就像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最终还得靠自己的鼻子,且是一只耐得住性子的鼻子,要慢慢闻。

怎么说呢,就像卤蛋的这支,绝不被大部分人接受,若接受了也就不是它了,而且接受她是需要时间的,乍闻或许会让你蹙眉,但久了就爱上了。这也是众多沙龙香的特性,区别于讨好众人的品牌香,沙龙香总是独具个性,一瓶对一拨人的胃口,各自为阵,各自找到自己的专属。这支刚穿上身,浓重的焚香便席卷而来,简单的,纯粹的,让你感叹于它的单刀直入,极简之处必能窥见不凡,因为焚香本来就是复杂的,各种香料都可以用来焚香,而又区别于各种香料,因为它是“香味的灰烬”。

其他带有焚香味道的香水都爱参杂辛辣香或是檀香,因而显得更加热烈和温暖,而孤儿怨没有,它一言不合就只给你一种香味一种感受,让你没有一丝丝幻想,焚香一直持续,从最初的浓烈到最后的若有似无,低回而悠长,其间可能只是夹杂着清冽的麝香。麝香有很多种,有的狂野有的安静,这里应该是安静的白麝香。留香时间很久,久到离谱。

终于知道为什有人说这支香清冷,灰烬说明有火为什么会清冷,可能就在于热烈燃烧过后反而显得更冷吧!所以麝香的加入可能就是在吟诵着付之一炬之后的挽歌。

但我喜欢它并非是因为它的孤独感,而是因为我看到了它安于孤独的那一部分,我觉得它虽然“孤”,但绝不“怨”,而是在孤独着自己的孤独,享受孤独。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在夜里喷它,喷上后有一种安全感,这种安全感是自己给的而不是别人,其实反过来孤独是别人给的并非自己,只要你乐在其中,孤独也不再是孤独了。形形色色的香评里,有人引李清照的“瑞脑销金兽”,引纳兰性德的“心字已成灰”,画面确实应景,但未免太悲伤缱绻儿女情长,他俩的词连着身世让你看着看着便感同身受悲从中来。但孤儿怨并非这样,它是享受孤独安于寂寞的,你说她失望也好绝望也罢,她是坦然接受这一切并乐在其中的,这是一种病态的享受,可能就是所谓的“向死而生”、“在灰烬里重生”吧!

其实从它的设计灵感就可见一斑:我英文还给老师了,估计就是在说宽恕那些记忆里的并享受于此,可以在灰烬里重生巴拉巴拉的,此处可以来个大神给我翻译下!

由此想到多年前广为传唱的一曲《暗香》:

当花瓣离开花朵 暗香残留

香消在风起雨后 无人来嗅

如果爱告诉我走下去

我会拼到爱尽头

心若在灿烂中死去

爱会在灰烬里重生

难忘缠绵细语时

用你笑容为我祭奠

其实最后一句若作“用我笑容为我祭奠”就更妙了哈哈,这绝逼是一种高逼格的孤独感,无人来嗅无所谓,老娘就这么孤独下去,直到灵魂尽头。好生容易才憋出这么多字,我绉得都不认识自己了,bia唧bia唧喷个黑暗冷艳香就尾巴翘上天了,其实脱了还不是个穷酸女屌丝,或是喷上个香奶奶又变妖艳贱货,还是分享个口红试色比较适合我,憋太久了伤身又伤肾,这样不好!

蟹蟹

1.生活周刊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生活周刊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生活周刊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生活周刊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生活周刊编辑修改或补充。